2016-10-06

[2013土耳其街頭,熱沙上的咖啡香]

pscut-IMG_8601



土耳其街頭常見的熱沙煮咖啡,炭火上置一個大鐵盆,盆內裝滿細沙,將研磨好的咖啡粉放在壺中隔沙加熱,邊煮邊攪,想是炭火較難控制火力,於是想出這個聰明的方法,只是看來挺費工地,很羨慕古人注重聊天,細工喝咖啡的文化,和我們帶了就走的快食咖啡,不可同日而語。當天時間只夠看清真寺,實在無法停留喝杯咖啡,和咖啡小姐說明後,她還是很樂意讓我們拍照,土耳其人真是熱情。

2013年攝於土耳其.埃迪爾內EDIRNE,位於土耳其西北角,比伊斯坦堡更西北處,在巴爾幹半島上和保加利亞相鄰,從台灣去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,大多取道由此城進出,再接伊斯坦堡的飛機。此城舊稱哈德良堡(Hadrianopolis),由羅馬皇帝哈德良所建而得名,建城歷史悠久,這城市有個很眼熟,乍看之下頗像伊斯坦堡的藍色清真寺(始建於1609~1616):
塞利米耶清真寺(Selimiye Mosque)【UNESCO, 2011】,始建於1569~1575
十六世紀土耳其建築大師科查.米馬爾.錫南(Mimar Koca Sinan14901588)的作品。
網路資料,原來如此:塞利米耶清真寺乍看之下頗像伊斯坦堡的藍色清真寺,但其1574年的建成時間遠遠早於藍色清真寺的1616年,且擁有土耳其境內最高的宣禮塔(高70.9公尺)。錫南曾經這樣評價塞利米耶清真寺:「這是我最珍愛的傑作,也應該是伊斯蘭建築歷史上最偉大的成績。」塞利米耶清真寺因此也成為日後土耳其眾多清真寺,包括藍色清真寺的建造模板,為鄂圖曼的建造風格鋪下了最堅實的一塊基石。

土耳其咖啡文化與傳統,2013UNESCO列世界無形文化遺產

=============
前情提要:羅馬尼亞Romania+保加利亞Bulgaria之行,取道土耳其伊斯坦堡轉機,故有一天的行程在土耳其,看了兩座很美的清真寺,流連忘返。

2016-01-19

〔2015印度〕恆河夜祭,瓦拉納西Varanasi 跨年

ps-IMG_2068

瓦拉納西Varanasi 是古代迦屍國首都。迦屍意思是「光的城市」。2014年1231 日除夕夜,我們在瓦拉納西看恆河夜祭,隔天又趕在天亮前,第二回來到河岸看恆河日出來個又完整的逐光之旅

除夕夜用完晚餐我們坐著腳踏人力車恆河走,來到人、牛雜坐船,行於河上往岸邊朝看祭典,火光、樂聲一切很詳和看完祭典,入境依俗地放了鮮花、祈福燈於恆河。印度人視恆河為母親,是信仰(或哲思)上母親,非僅指地理上母河。印度人相信,人生於母親的羊水,生時沐浴在母親懷裡,死後火化的骨灰當然也要歸於母親懷中,祭典之後,我們續坐小船到了火葬場河岸,約十多公尺的距離,看人們此生神聖的最後一哩路,也預看了未來自己必經之路,經過這樣的思考,對未來、對死少了些許畏懼。作家鍾文音把此地形容得極好,這是一部活的「生死書」。


=============
感謝鍾文音老師贈書,這本書對印度行有很大的幫助。
【廢墟的靈光---重返佛陀的時代】

pscut-IMG_2061


↑恆河夜祭

ps-IMG_2212


↑我們的擺渡人

ps-IMG_2236

ps-IMG_2136


↑剃頭師傅和眾生。印度.瓦拉納西.恆河畔,新年的第一個早晨,大家會先把自己打理好再到恆河沐浴。

ps-IMG_2340

pscut-IMG_2347



↑印度人迎完第一道光曙,在恆河沐浴。印度.瓦拉納西.恆河畔,水真得很冷,有些垃圾但不臭,可能此地是上游的關係。印度人講究心靈的「淨」,不是外在的淨,我們很難想像,但請尊重,不要做個自以為是的外來者。
ps-IMG_2368

ps-IMG_2426


↑冷得發抖的小朋友

ps-IMG_2448


↑女性也是現場著裝,準備在恆河沐浴

ps-IMG_2447


↑買些鮮花、燭火,祈福時放於河上

ps-IMG_2282


↑我盡力了!
除夕夜在印度.瓦拉納西.恆河火葬河岸,看人們走向肉身神聖的最後一哩路,也預看了自己未來必經之路,我終將遇著那位陰間的擺渡人。新年的第一個早晨又來到河畔看日出,且試著做個陽間的擺渡人,如同昨晚我試想和陰間的擺渡人說的第一句話應該是:「我盡力了!」。

ps-IMG_2155


↑感謝黃建忠老師的帶領,多年前在尼泊爾也曾造訪過火葬場,但沒有深刻的體會,經由老師解說,我才知道這一切深層的意涵。

ps-IMG_2229


↑為眾生祈福